Aiur

zellux 的博客

清除 zsh steeef 主题的未追踪标记

我用的 zsh 提示符是 oh-my-zsh 自带的 steeef。最近发现用这个主题时,有些 Rails 项目即使把所有改动都提交后,还是会有红色标记表示存在未追踪文件:

使用 git statusgit diff,都看不到任何未提交的改动。一开始我以为是 zsh 或者 git 的 bug,把它们的版本都更新到最新版后还是有这个问题。于是看 steeef 主题的源码,发现了红色标记的判断依据:

阅读全文 →

为 Emacs cscope 加入 Java 支持

Emacs 的 xcscope 插件默认不会扫描 Java 文件,另外 Android 源码里有不少 .aidl 的文件,默认也不包含在 xcscope 的扫描范围里。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是在项目根目录下手动创建 cscope 索引:

$ find . -name "*.java" -or -name "*.aidl" -or -name "*.cpp" > cscope.files

$ cscope -b

阅读全文 →

关于 respond_to 不同格式的顺序

以前没注意过 Rails controller 中 respond_to 的格式顺序,后来碰到了一个诡异的 bug,才发现这里的顺序对程序行为是有影响的。bug 的现象是用某个应用商店桌面端浏览网站时,会出现返回 JSON 而不是网页的情况。由于当时报告错误的用户给出的 bug 描述是「点击链接后出现乱码」,导致 debug 一开始没找对方向,废了不少功夫才解决这个问题。

问题就出在不同格式的声明先后上,有问题的代码是:

respond_to do |format|
  format.json { render json: @items }
  format.html
end

阅读全文 →

为 Octopress 添加多个 Atom 地址

博客最早用的是 wordpress,首页上提供的 Atom 源是 /feed/。迁移到 Octopress 后,Atom 源地址变成了 /atom.xml。在 Google Reader 里看到订阅 /feed/ 的读者还是有不少的,用默认的地址这些读者就收不到博客更新了。

一个方法是改服务器的配置文件,以我之前使用的 nginx 为例,在相应站点的配置中增加一项 /feed/,把所有对它的访问重定向到 /atom.xml 即可:

location = /feed/ {
    rewrite ^(.*)$ http://blog.yxwang.me/atom.xml;
}

阅读全文 →

北美求职记(三):Hulu & Twitter

北美求职记系列文章

Hulu

Hulu 是这几个公司里唯一一个我没有找人内推而拿到面试机会的,也是面试体验最好的一个公司。Hulu 和 Twitter、Zynga、Foursquare 等公司一样,用了 jobvite 接受和追踪职位申请。因为是申请的第一家公司,我在申请 Hulu 时的 cover letter 写得很详细,针对职位需求上的每一条都写了我的相关工作经验,这也许是最后能拿到面试机会的原因吧。其他公司的 cover letter 都写得很简单,短短两段就结束了。

Hulu 的第一轮电面和其他公司的有些不同。45 分钟里要做四个题。面试官提前十分钟发了一封邮件给我,上面有两段代码。第一段代码是一个检查两个字符串是否是 anagram 的程序,写得很绕而且性能很差。面试官先问我这段代码的用途,然后问有什么方法优化,并要求我把代码写在 titanpad 上。接着他问了我第二段代码是做什么的。第二段代码也写得有点复杂,不过可以看出是一个检查有向图里面是否存在环的程序。

阅读全文 →

北美求职记(二):Google & Facebook

北美求职记系列文章

Google

Google 面试也是托学长推荐了。HR 说我的简历看起来很不错,先给我安排了两轮电面。

电面都和 coding 有关,面试官会给你一个 Google Docs 链接,在电话里描述题目后要求你在 Google Docs 上写程序。题目的难度不高,两轮一共四题,都是对基本数据结构的操作,例如给在一个未排序的数组中去掉重复的数字,还有把一个有序数组转成一个平衡二叉搜索树,在一个已排序但有重复数字的数组中查找元素等。

第一轮电面聊天的时候还发现第一轮的面试官是在 ITA Software 做的。正好前几天用他们的产品 Matrix Airfare Search 订到了低价的去土耳其的机票,过了一星期神奇的在面试的时候碰到了这个团队的工程师。当时一下子就兴奋起来,聊了不少和 Matrix 的有关的话题。这位面试官听说中国的机票也能用他们的平台查询,还挺吃惊的。他还提到他们原本想把计算任务放到 Google 内部的计算框架上,但是由于和合作方的合同的限制,没法把一些商业数据放到 Google 的平台里,只能继续用原有的计算引擎。

阅读全文 →